申荷永教授受邀做“愛諾思東西方文化圓桌會議”(2022)主題演講



 

於2022年4月30日當地時間上午10點,瑞士阿斯考納,“愛諾思”(Eranos)東西方文化圓桌會議與“真理山”(Monte Verita)共同組織特別國際論壇:“為了當代的榮格《紅書》,後現代中尋找靈魂”(Jung’s Red Book for Our Time: Searching for Soul under Postmodern Conditions),申荷永教授受邀做“榮格《紅書》,深度精神與心的知識”(C.G. Jung’s Red Book: The Spirit of the Depths and the Knowledge of the Heart)主題演講。

 

這是申荷永教授第四次做愛諾思東西方文化圓桌會議的主題演講(1997/2007/2019/2022)。以當下疫情引起的恐慌,以及烏克蘭戰爭危機為背景,呈現榮格《紅書》中“深度精神”與“心的知識”,以及核心心理學與榮格心理分析在當代的意義。如榮格所說:整個世界懸於一線,這一線系于人心,系於人的靈魂。而作為人類,對人心,以及人的靈魂,所知甚少。這也正是人類屢屢遭遇危險中的最大危險。


在申荷永教授看來,榮格以及榮格分析心理學,包括其《紅書》,不僅是一種“遺產”,而是需要我們去做和行動,去實踐的努力。如榮格所說,如何才能獲得心的知識呢?只有通過充實而用心的生活。

 

國際分析分析心理學會前任主席瑪麗安·穆勒(Marriane Muller)主持了申荷永教授的主題演講,演講受到與會者的積極反響與熱烈討論,來自瑞士、義大利、丹麥、以色列、智利、英國和美國等與會學者紛紛起身評論和提問,對於中國文化中的“核心心理學”(Psychology of the Heart)給與高度評價。

 

“愛諾思”(Eranos)東西方文化圓桌會議1933年開始,榮格開講,高手雲集,印度學者齊默爾(Heinrich Zimmer)、漢學家魯雅文(Erwin Rousselle)、衛德明(H. Wilhelm)、日本學者鈴木大拙(Daisetz Suzuki)、伊斯蘭文化學者科賓(Henry Corbin)、希臘神話學者凱雷尼(Károly Kerényi)、宗教與歷史學家伊利亞德(Mircea Eliade)、哲學家馬丁•布伯(Martin Buber)、神學家蒂利希(Paul Tillich)、科學家埃爾溫·薛定諤(Erwin Schrödinger)、馬克斯·諾爾(Max Knoll)、榮格分析師諾依曼(Erich Neumann)、神話學家坎貝爾(Joseph Campbell)等國際著名學者,每年在瑞士阿斯考納聚會,形成東西方文化交流的愛諾思圓桌會議;即使人類經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至暗時刻,愛諾思也被譽為黑暗中的一盞燈。

 

“Eranos”源自古希臘語,意為大家都主動參與的聚餐,各自做出奉獻,吟詩獻唱或即興演講,如柏拉圖的“會飲”與“研討”(Symposium)。哈克爾(Hans Thomas Hakl)在其《愛諾思:一部別樣的20世紀思想史》中,將愛諾思視為人類20世紀歷史中最重要的學術聚會。杜維明在“儒家心性之學的當代意義”的演講中這樣提及“愛諾思”:“在那裡……有不少當時歐洲思想界的泰斗,比如榮格(心理學家),馬丁·布伯(最重要的猶太學者),可能還有年輕的海德格爾。他們特別對《易經》有偏好。這個組織後來就發展為“愛諾思”圓桌會議,榮格為發展這個組織堅持了幾十年,才建構了一個對話的機制。他們的對話非常有趣,在一個圓桌舉行,只能坐12人,不會邀請13個人,只邀請12個人之下。通過深刻的對話,各自寫出論文發表,這些論文現在都在,都收在《愛諾思年鑒》……可以說,這個地方是一戰以後歐洲最重要、最有影響力的思想家團隊之一,很有代表性。”


在《榮格與中國文化》(樂黛雲《中學西漸》叢書)中,有這樣一段文字:“我們把‘Eranos’翻譯為‘愛—諾—思’,悉取其中的象徵、意象和寓意,‘愛/愛’之無盡藏、‘諾;之應承盤若、‘思’之容睿無邪,音義形神,盡在其中。當然,這也是在表達我們的愛諾思體驗,發自內心的感受。然而,‘Eranos’的真正含義,卻是去認識那些還不認識的事物,包含一種追尋與探求未知的精神,如《易》之簡易、變易和不易,探賾索隱,鉤深致遠。



回最頂
現正招生
Open for Admission
課程課表
Timetable